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草根的博客

快乐就像香水,洒在别人身上的同时,自己也会沾上一点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那年的江水  

2010-04-25 11:09:55|  分类: 社会·人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那年的江水

四年前,父亲因病去世,我听从母亲的安排,报考了师范。毕业后被分配到一所边陲村小任教。昔日的凌云壮志在繁琐的工作中被消磨得所剩无几。生活条件差,学生们不听话,领导的批评,让我倍感孤寂怀才不遇。在这里,我找不到倾诉的对象,常一个人骑着自行车到不远的江边去看浪花,因为只有浪花才能感受到我的无助和伤感。

那次是星期天,我没回家,蹬上自行车去看浪花。就是这一次,让我心头豁然一亮,影响了我的一生,甚至改变了我的一生。

从学校往北走,5分钟便到了江边。江水生生不息地流淌了千百年,江边的泥沙便也日积月累淤积了千百层,岸边便成了肥沃的土地。可很少有人来这江岸边垦荒播种,倒不是人们粮仓里不缺这些米,口袋里不缺这些钱,而是因为每逢夏季,江水都有可能漫到岸边,把庄稼连根拔起,冲得无影无踪,让你起早贪黑白忙乎一场却颗粒无收。因此,江边总是静静的,只听得见浪花的喃喃细语。我放好自行车,慢慢地走在沙滩上。望海鸟飞过,看浪花逝去。我已习惯了这样。我稍微抬了一下头,却看见不远处有一片地,禾苗长得枝粗叶大壮实无比,油油的亮光灼得我眼痛,野草疯长得满地都是。

更令我感到惊讶的是,在烈日下,竟还有一位瘦矮的老农微屈着身子掘地锄草。我愣住了,看着那忙碌的背影发呆。也不知过了多久,那位老农在一片空地上坐下来休息。我举目四望,岸滩不远处是一片葱葱茏茏的生机,习习江风不时让这醉人的绿摇着头,或欢笑或歌唱。而空气中也氤氲(yīn yūn)着江水、泥沙和草儿的清香,偶有一艘机帆船向蓝天深处驶去。昔日对这一切感到窒闷的我竟被感染得出了些生气来。  

我带着满脑的疑惑同老农聊开了。我不解地问:“您在这里种庄稼,水涨上来了咋办,那不是白忙活了一年吗?” 老农听后,嘿嘿地笑着说:“谁知道今年水会不会涨上来?我也没去想。你想想看,你要有收成就必须流汗,可流汗了不一定有收成。今年淹了,说不定明年不会淹,希望总是有的嘛!” 听完老农这番平凡朴实而饱含深厚哲理的话,我脑中像点燃了一团火,像拨亮了一盏灯,让我对前方不再感到迷惑。以前,我总认为我努力工作了一定会得到成绩;我付出了,一定会得到回报。看来,我想错了。老农的话让我明白了对学生的爱得无条件地付出。那天,天蓝,云白,心爽。我悠悠地骑着自行车唱着歌儿回到了学校。

之后,讲台上是我深入浅出的讲解,下课时教室里是我悉心辅导的身影。夜晚,星星作伴,我睡得很晚,月亮作证,我起得很早。江水那年并没有漫上岸滩,老农的庄稼获得了好收成。而我在人生路上也迈出了坚实的一步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